1234

兰州大学教授孙冬梅:农民家门口的学校正面临挑战


兰州大学教授孙冬梅:农民家门口的学校正面临挑战(图2)


兰州大学教授孙冬梅:农民家门口的学校正面临挑战(图4)


兰州大学教授孙冬梅:农民家门口的学校正面临挑战(图9)


兰州大学教授孙冬梅:农民家门口的学校正面临挑战(图15)


兰州大学教授孙冬梅:农民家门口的学校正面临挑战(图20)


兰州大学教授孙冬梅:农民家门口的学校正面临挑战(图24)

原标题:兰州大学教授孙冬梅:农民家门口的学校正面临挑战

看点:8月11日,首届“中国西部教育发展论坛”将在羲皇故里甘肃天水举行,本届论坛主题为“用教育阻断贫困代际传递”。

兰州大学教授孙冬梅出席本次大会并做主题演讲,孙冬梅介绍了甘肃小规模学校的发展现状、面临的挑战以及提升办学品质的甘肃实践。她通过大量的研究和数据表明:百人以下的小规模学校学业成绩更好,教师满意度更高,“小的就是好的”这一观点已初见端倪。

“那些小而美、小而优、小而精的农村小规模学校的变革故事将会颠覆人们对‘小而差’、‘小而弱’的刻板印象 ,会激励更多的教育人办有尊严的学校,做受尊重的老师, 育有未来的学生。”孙冬梅说。

以下为兰州大学教授孙冬梅演讲:

我今天和大家分享的主题是《甘肃农村小规模教育的发展之路》,我准备从四个方面和大家来分享。

发展现状

甘肃的地形地貌非常复杂,民族文化多元,经济发展相对落后。2019年上半年的人均GDP排名中,甘肃仅排在新疆和西藏前面,在这样的状况下,甘肃农村小规模学校的现状是什么样的?

和2017年相比,2018年甘肃农村学校“一增一减”:总数增加252所,为10,535所,占全省的64%;但是100人以下小校减少262所为8,013所,仍占农校总数的76%。教师84,067人,学生 813,286人,师生比为1:9.67,国家的标准是1:19。

所以甘肃农村小规模学校呈现点多、线长、面广的特征:教学点有 5,251所,与2017年相比,10人增加73 所,5人增加102所,1人增加10所,0人增加37所,微型小校逐年增多。所以总的来看,五人以下的学校和2017年相比是在增加的。

农民家门口的学校面临的挑战

面对这样的现状,该怎么样去办好农民家门口的学校,这是很大的挑战。

首先,村小面临逐步消失的危机。持续的“撤点并校”,使在校生规模在5人以下的小校属于“原则上 ”被撤并的对象。村小日渐消失,影响孩子就近入学,导致很多农村的孩子面临着上学难,上学远,甚至上学贵的问题,使农村原有的教育文化生态面临断代危机,同时也影响乡村振兴战略的落实。

其次,农村小规模学校整体办学质量堪忧。受多方因素影响,小规模学校普遍存在着环境设施差、师资力量薄弱、教学质量低下等问题,出现为追求享受优质资源“城满乡弱村空”的尴尬现状。

上图是一个县76所学校不同类型学校学生三科平均成绩和综合成绩的统计表,我框起来的是百人以下的小规模学校,平均成绩不是最低,但是也不是太好,综合成绩在这四类学校中是最低的。

在这四类学校中,中心校的平均分和综合成绩是最高的,这种状态怎么办?政府也在发力破解这一难题。

总体来看,针对小规模学校政府的政策经历了“撤并为主”到“保留和建设”再到“保护和建设”的过程。对小规模影响最大的是2018年5月份教育部的“两类学校”文件。随着国家文件的出台,甘肃省政府也出台了《关于加强全省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学校制学校建设实施方案的通知》,要求,树立“校村人融合发展”理念, 把办好农村小规模学校作为推进教育公平、增强贫困地区发展后劲,助推教育精准扶贫,建设美好新甘肃的重要途径。以“四小建设”(小而精、小而美、小而优、小而特)为目标,通过五大任务”(资源配置、标准化建设、教师队伍、办学水平、育人环境),实现小规模学校的内涵式发展,从而助推甘肃城乡一体化建设发展。

提升办学品质的甘肃实践

甘肃省经济虽然较为落后,但是在教育上,特别是农村教育上起步比较早,在财政有限的情况下,还拿出7%支持教育。通过政府发力、社会助力和教师努力,形成了提升甘肃农村小规模学校办学品质的甘肃实践。一、采用政府购买服务方式,强化“互联网+”模式

1、利用卫星、光纤、移动互联网等手段,使宽带网络全覆盖,打 造基于信息环境下的集体备课、讲课、仿真实验等;

2、以英语、艺术、科学课程为重点,提供优质在线教育资源;

3、采用同步课堂、公开课、在线答疑辅导等方式,促进在线上课 、教研和交流,保障学校开足开齐开好课程。

二、建立链网状学校管理体系,实行“中心校+”模式

1、以小校为基础,以教学资源为纽带,以中心校为主体,实现示范引领,资源共享,统分结合,协同发展;

2、推行学区化、一体化和多元化管理,中心校与小校联盟“捆绑 式” 、学区或村内就近结对“集群式”办学;

3、实行“四统一”管理,统一中心校和小校的课程设置、教学安排、教研活动(中心校为教研单位)、教师管理;

4、短缺学科教师实行联校走教(音体美、信息技术、英语等),走教教师的绩效考核和评优选先优先倾斜。

中心校和小规模学校联盟捆绑式的模式,在甘肃平凉做的非常不错。对于小规模学校的薄弱学科实行教师“走校”,这一模式天水秦安做的非常好。

三、深化课堂教学组织形式改革,构建 “魅力教室+”模式

1、积极开展复式教学、小班化教学、情景教学、协同教学等, 提高课堂效率。

2、新复式教学:指两个或两个以上年级的学生,在复式教师的合理调控下,同时进行直接教学和间接教学的特殊组织形式。

新复式教学“同动同静”实现条件:

1、编班—相邻年级

2、课表—同科搭配

3、分组—同年级、混合年 级、按能力分组等

4、座位—饭桌式、U形等

5、教案—框图式

6、评课—观课表

新复式教学“唤醒”课堂教学变革:

1、以“动”“静”同时,可以最大限 度降低“声浪干扰”;

2、年级互动,满足学生“跨级”学习 (两次学习)需求;

3、年级互动,发挥新复式教学“大带 小,小促大”的优势;

4、证明实施新复式教学的学校可以取得更好的成绩。

例如,甘肃孟家山小学实行小学1-6年级不分级体育课,3-4年级复式英语课堂。年级之间的互动还可以满足孩子跨级二次学习的需求,学习好的低年级学生,可以提前学到高年级的课程,学习不好的高年级学生还有二次学习的机会,所以新模式可以最大发挥“大带小,小促大”的优势。

从2009年以来,大量的实践证明,采用新复式教育的学校,教学成绩都是有提升的。

重新审视:规模效益

但是回过头来我们又去反思,到底什么是规模效应?大家知道小规模学校在2000年被彻底并校的时候是为了追求规模效应,但是裁撤小规模学校可以达到规模效应吗?

赫兰德和巴里托尔对学生交通成本进行了研究,研究表明:对生源较少 的农村地区进行合并学校,节约成本程度收效甚微(教育与经济,2016) 。柯林斯认为,因广大农村地区交通不便和学校设施的落后,使得学生交通支出成本和学校设施的配置成本相应增加 ,抵消了学校规模扩大所带来的节约成本实际上只是带来了管理成本的降低,这与我们的初衷是相悖的。

重新审视:教师配比

关于学校规模与教师人际关系,埃伯特认为,小规模学校的教师对学校 的管理、同事之间的关系处理满意度最高(Education Policy Analysis Archives,2000);叶庆娜认为,小规模学校对于学生和教师而言,在师生关系、生生关系中比大规模学校更具有优势。

所以关于老师配比的问题,中西方的研究是一致的,就是学校越小,管理者和老师的关系越融洽,老师和老师之间的关系更融洽,老师和学生的关系更融洽。

重新审视:教学质量

关于教学质量,西方学者科哲特研究了小学规模对数学、语言成绩等的影响,研究证明了学校规模与学生成绩呈反比关系(Education Policy Analysis Archives,2000);而中国学者刘善槐对我国西南地区某县的学校展开了调查研究,认为我国农村小规模学校的学生学业成绩处于偏低状态(中国教育学刊,2011)。

比如教学质量,在西方学者认为,甚至现在事实也是这样,小校规模越小,成绩是越好的,而我们东方普遍认为,学校越小,你的成绩就越低。

我们大胆做了一个尝试,把四组学校第一名成绩重新做了排名,其中红色线的是百人以下小规模学校成绩,它的三科综合成绩、语数外分科的综合成绩中都处于领先地位。

另外,我们又把76校成绩不分学校类别重新站队,结果惊奇地发现平均成绩前20名里面,有15所学校是百人以下的小规模学校。

今年兰州大学的研究生做了一个《乡村小学规模适度性研究》硕士毕业论文,在山东、河北、甘肃的43所明德小学发放350份问卷,对教学能力、教学管理、教学 条件满意度调查;对1256名学生学业水平测试成绩分析。

结果发现:100人以下小校教师满意度高于201-500人学校 ;学生语数外三科学业成绩100人以下的小校是最高的,其次是501-800人,101-500人是最低;三科中100人以下小校英语成绩最高。

这项研究也就可以佐证:“小的就是好的”观点初见端倪;明德项目17年公益路效果显现(建校、质量提升、品牌建设等) ;国家在小校投入初见成效,如硬件、软件(走教、 轮岗、教研、培训等)。

甘肃有很多小而美的小规模学校,每一所都很有特色,每一所学校都是小而美、小而优、小而精的典范。今年,21世纪研究院在全国筛选出的10所农村小规模学校的变革故事,也将会颠覆人们对“小而差”“小而弱”的刻板印象 ,会让更多的教育人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办有尊严的学校,做受尊重的老师,育有未来的学生” 。

突袭教育独家稿件,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相关阅读推荐:

精彩图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