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扩招致宿舍床位紧缺?南京大学延毕博士被“赶”往本科生宿舍


扩招致宿舍床位紧缺?南京大学延毕博士被“赶”往本科生宿舍(图2)


扩招致宿舍床位紧缺?南京大学延毕博士被“赶”往本科生宿舍(图4)


扩招致宿舍床位紧缺?南京大学延毕博士被“赶”往本科生宿舍(图6)


扩招致宿舍床位紧缺?南京大学延毕博士被“赶”往本科生宿舍(图8)


扩招致宿舍床位紧缺?南京大学延毕博士被“赶”往本科生宿舍(图10)


扩招致宿舍床位紧缺?南京大学延毕博士被“赶”往本科生宿舍(图14)

原标题:扩招致宿舍床位紧缺?南京大学延毕博士被“赶”往本科生宿舍

南京大学 IC 资料图

一场因宿舍短缺而引发的“延期博士生”宿舍调整风波,让南京大学再次受到关注。

6月5日,南大仙林校区各宿舍楼贴出一份《2019年暑期学生宿舍安排及调整通知》(下称《通知》),延期超过一年的博士研究生,将被学校集中调整安排住宿,住宿标准从之前的2人/间,调整为4人/间。

消息一出,引起南大部分延期博士生的质疑和不满。

南大现行博士研究生基本学制为3年。澎湃新闻了解到,该政策调整,受影响的主要为2011-2015级博士生。

多位2014级、2015级延期博士生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本科生的宿舍条件、管理模式等并不适合博士生的作息时间,而且大部分延期博士生正处在写论文、找工作等关键时期,“突然换宿舍”会带来诸如搬家、适应新环境、人际关系磨合等压力与焦虑。

目前,暂不清楚受此次宿舍调整的南大延期博士生的数量,不过,据学生估算,按照延毕率超过50%来看,南大延期博士生可能超过1000人。

在这些延期博士生看来,校方在公布这项措施前,既没有提前征求意见——“消息很突然”,又缺乏合理的解释以及事后反馈、救济渠道。在宿舍床位、学位等信息均不公开的情况下,校方调整宿舍的必要性存疑。

6月10日,南京大学房管处住房管理科科长向澎湃新闻确认,此次延期博士生宿舍调整,系“因床位紧缺”而引起的。而床位紧缺主要与近年来硕士、博士研究生连年扩招有关。

该科长表示,原则上,学校对延期一年以上的博士生可以不安排住宿,但之前因床位宽松,因此,学校可以为在校超过4年的博士生提供住宿。但近几年博士生无法按时毕业的比例增加,加之连年扩招,学生宿舍出现较大的床位缺口。今年3月份,在一次情况通报会上征求大家意见后,学校考虑到目前存在的实际困难,决定将这些延期博士生的住宿条件,由之前的“2人/间”,集中调整为“4人/间”。

不过,学校这一调整举措,在部分延期博士生看来,反映出南大对于延期博士生权益的“不予认可”,甚至视其为“累赘”。

这些学生表示,即便宿舍资源紧张,也是学校当初规划、调研不当造成的,学校未提前早作应对,不应由延期博士生承担这一后果。

“主要问题还是学校认不认可延期博士的权益,也就是,延期博士到底算不算南大博士生。”有延期博士生表示,学术能力相对成熟的延期博士生实际上是产出高质量学术成果的重要力量,比如今年南大在国际顶尖学术期刊Nature上刊发的两篇文章都出自延期博士生之手。“但学校既要我们出成果,又不想让我们占用资源,对于这种做法,我们肯定不会认可。”

6月5日,南京大学各宿舍楼贴出通知,延期博士生将集中调整至本科宿舍住宿。 南京大学学生供图

“通知得很突然”

此次宿舍调整风波中,受到多位延期博士生诟病的是,校方发出通知显得很突然——“不仅事先没有征求过意见,而且事后我们也没有反馈意见的渠道”。

小斐是南京大学文科院系2014级一位延期博士生。6月5日,她才从学校宿舍楼下张贴的《通知》上,获知了将要调整宿舍的消息。这份通知似乎没有转圜的余地——搬入新宿舍的时间已有明确规定,就在20多天后,7月4日到6日。

这一度使得她几天里都相当焦虑。首先是搬家的问题,“搬家的损耗非常大,加上文科生,书很多”。小斐表示,对于正在忙论文的延期博士来说,时间真的太宝贵,平时根本不会花多少时间在论文以外的事情上。

其次是住宿条件的“降级”,博士住宿和本科住宿差别较大,本科宿舍4人间,是公共卫浴,而博士生宿舍则是2人间,有独立卫浴,个人空间较大。“搬到本科宿舍楼后,宿舍没有热水器,很不方便”。

感到焦虑的不止她一个。2015级理工科院系延期博士生陆离表示,舍友作息时间的差别,可能会带来更多住宿上的矛盾。

“对于理工科博士而言,科研任务非常繁重,为了充分利用昂贵设备的机时,经常需要熬夜实验,因此作息时间和本科生有很大差别。本来博士2人间就容易因为作息时间不同导致矛盾,现在又要把科研任务最繁重的延期博士挪到4人间,会导致更多的舍友之间生活方面的矛盾。”陆离说。

不只是作息时间,另一位文科院系2015级延期博士生胡宁担忧,新的人际关系处理,和新环境的磨合,也是件很麻烦的事情,“大家都是心理压力特别大的延期博士,难保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延期博士生将受此影响。校方已分配给各学院统计延期毕业生续住名单。据通知,此次调整涉及延期博士生为2011级至2015级博士生,据多位延期博士生估算,南大整体延毕率应当超过50%,因此全校要集中调整的延期博士生总数可能有1000多位。

在多位延期博士生看来,由于床位数量和在校学生人数等信息缺乏公开,他们质疑校方调整宿舍的必要性和合理性。

“学校说调整是出于宿舍短缺,但2014年南大新启用了9栋宿舍楼,其中6栋是18层的高楼,也就是说,从2014年开始,南大新增宿舍的量是很大的,很难相信这么快就紧缺到这个地步。”小斐表示。

他们还进一步质疑学校前期调研和规划不当,“南大每年招生和宿舍使用情况应当提前就有所计划安排,为何今年还会出现宿舍缺口?学校是否缺乏实际有效的前期调研和应对方案?”

他们希望校方公开宿舍资源信息,并公开论证宿舍调整的必要性。

此外,他们还反映,事后没有反馈和建议渠道。对于延期博士生宿舍调整之事,今年5月底南大小百合BBS上曾传出风声,一度引发热议,但6月5日学校贴出《通知》时,校园网仍一直处于无法登录状态,他们也无法向学校提出意见或是发校长信箱。对此,该校党委宣传部的回应则是“系统升级,开放时间暂时无法确定”。

宿舍短缺背后:研究生连年扩招

在部分师生眼里,去年开始,本、硕、博士生似乎都出现了宿舍紧张的情况。而今年的宿舍调整似乎是南大历年来执行最为严格的一次。

该校某栋硕、博士生宿舍楼宿管阿姨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去年起,学生宿舍床位就开始紧张了,特别是女生床位,“前年还有空床位,去年女生床位全部住满,现在哪一栋楼都没有女生的空床位了”。

一位保研本校的南大本科生告诉记者,过去保研本校的可以在原宿舍住到研究生宿舍全部安排出来之后,今年则要求全部清空,学校可提供行李暂存。

这一说法得到上述《通知》印证。《通知》称,全日制应届毕业生应于2019年6月30日离校,继续在本校深造的毕业生(本升硕、硕升博),学校提供行李寄存。此外,除延期博士生外,其他延期毕业生(延期本科生、延期硕士生)均不安排住宿。

“实在没有床位了。”南京大学房地产管理处住房管理科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不管是本科,还是硕士、博士,床位都严重不足,“即便今年住宿调整后,新生住进来依然不够,可能还要从21幢借宿舍住。”

宿舍短缺的背后,是南京大学招生规模的连年扩张。

该校房管处住房管理科科长孙赟向澎湃新闻确认,学生宿舍床位不够与南大最近几年的扩招有关。最近三年,学校一共扩招硕士(不含非全日制)1800人,博士(不含非全日制)680人,而博士以每年10%的比例扩招。

据他介绍,由于2017、2018年硕、博士研究生扩招,仙林校区已将原本为计划外学生提供的22、23幢宿舍楼改为仅供博士生住宿,2019年由于22幢、23幢博士生不到毕业时间,其他楼里延毕的博士生又不毕业,马上到新学期,新生无处住宿,所以只能对延期毕业的博士生进行集中调整,安排至4人/间的宿舍楼。

孙赟表示,学校原本是按照三年学制安排博士生住宿的,之前学校床位不紧张,可以为在校超过4年的博士生提供住宿,但近几年学校发现博士生无法按时毕业的比例增加,加之连年扩招,因此出现较大的宿舍缺口。

“本科、硕士、博士,连续几年都在扩招,但宿舍腾出的数量要远远小于扩招人数。”上述工作人员坦言。

到底有多少宿舍缺口?上述房管处人员并未透露具体数字。

澎湃新闻查询南大2012年以来硕士研究生数据发现,近6年来,南大硕士研究生录取数量一直呈较低增长趋势,2016年开始大幅上涨,当年录取人数超过4000人,2017年、2018年包括非全日制在内,硕士录取人数分别为4744人、5255人。

至于博士研究生每年录取人数、以及毕业人数、延期人数,南大校方则未披露。

按照前述延期博士生1000人的数据估计,以往年每2人一间的分配方案,这意味着南大至少出现了一共约250间宿舍缺口。

事实上,早在两年前,该校房管处就注意到扩招导致宿舍缺口。据上述人员介绍,南大已经向教育部申请再建两栋博士宿舍楼,目前正在建设中。“根据测算,如果学校继续扩招,那这两栋楼两年就消耗完了。”

对于学生质疑的“通知太过突然,未提前征询意见”一说,孙赟表示,今年3月,因测算发现床位缺口,房管处曾牵头办过一次宿舍安排计划情况通报会,包括各院系辅导员、学生代表、学工处、研工部等在内大概有90余人参加,在那次会上,已经介绍过住宿测算情况以及可能的宿舍安排方案。

孙赟表示,原本南大打算将延期的女博士生安排到鼓楼校区住宿,但那次会上征求大家意见后进行了调整,仙林的博士生不用再去鼓楼。

这一调整的代价则是——学校无法为延期本科生和延期硕士生提供住宿,“优先考虑延期博士生。”另一位房管处工作人员表示。

“延期博士生权益谁来保障?”

不过,在部分延期博士生看来,即便最终宿舍调整有其必要性,但这也是学校前期调研规划不当造成的,不该由他们承担这一临时决策的后果。

“学校扩招,可以理解,但不能理解的是,学校不为此早做应对举措,而突然一纸令下让延期博士生承担后果。”前述2014级延期博士生表示。

2015级延期博士生陆离告诉记者,问题的要害在于,学校认不认可延期博士的权益,也就是延期博士生到底算不算南大的博士生。

根据南京大学校长办公室印发的《南京大学2015-2016学年第一学期行政工作要点》中关于“房地产管理工作”的一项指出,研究制定“学生宿舍提升计划”,逐步实现学生宿舍“四三二”制。即本科生四人一间,硕士生三人一间,博士生二人一间。

“如果延期博士生真的低人一等,我们自己退学或者转学也行,但是这种既要我们出成果、又不让我们占用学校资源的做法,我们肯定不会认可。”陆离表示。

据上述学生估算,博士生延期毕业已经成为常态,南大整体博士生延毕率可能超过50%,有的院系延毕率甚至超过60%。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京大学校长吕建曾指出,我国可能有65%的博士无法按期毕业,建议构建一个合理的分流机制,应当让适合的人继续读下去,然后尽量按时毕业;不适合的,用分流技术。

“延期毕业并不是我们情愿的。” 上述文科院系的延期博士生胡宁表示,博士生越来越多,但学术期刊尤其是核心学术期刊数量有限,学术生态越来越难。

胡宁原应于2017年6月毕业,但由于未达到“博士毕业必须有2篇C刊(核心期刊)文章”要求,今年只能再次申请延期。之前,她曾有一篇论文通过权威期刊预审,责任编辑让好好修改,后来按照要求修改后,却遭遇退稿。前后耽误了三个多月。“除了改投,别无他法,以致到现在还没有着落。”胡宁说。

在他们看来,造成博士生延毕率高的因素很多,有学生自己不够努力等主观方面,也有三年制学制设置不合理、学校和学院的毕业成果要求不合理、导师给的研究课题难度太大、导师主观上不愿意学生按时毕业等多种因素。

“博士是要做科研的,做科研肯定有风险,但是学制和毕业要求又是硬性的,这势必导致肯定有人在规定时间内达不到毕业要求。”陆离表示,现在学校不仔细区分这些原因,不为延期博士排忧解难、解决现实问题,从而让他们全身心投入科研,争取早日出成果为学校争光、早日毕业,反而用这种方式排挤延期博士生,只会带来更多的问题,“更拖延我们的学习和科研,也会让我们感到寒心”。

(注:文中的小斐、陆离、胡宁,均为化名。)

相关阅读推荐:

精彩图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