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朗朗受访笑称不敢再让老婆拿包:我说别害我,不要太溺爱!


朗朗受访笑称不敢再让老婆拿包:我说别害我,不要太溺爱!(图3)


朗朗受访笑称不敢再让老婆拿包:我说别害我,不要太溺爱!(图5)


朗朗受访笑称不敢再让老婆拿包:我说别害我,不要太溺爱!(图10)


朗朗受访笑称不敢再让老婆拿包:我说别害我,不要太溺爱!(图14)


朗朗受访笑称不敢再让老婆拿包:我说别害我,不要太溺爱!(图16)


朗朗受访笑称不敢再让老婆拿包:我说别害我,不要太溺爱!(图18)

原标题:朗朗受访笑称不敢再让老婆拿包:我说别害我,不要太溺爱!

突袭娱乐专稿(庄自修/文 李新/视频)自从公布结婚之后,郎朗成了热搜上的常客,他与新婚妻子吉娜·爱丽丝的一举一动都受到网友的关注,从两人金童玉女般相配的婚姻,到四指连弹,以及吃火锅给妻子夹菜等,随便一点小事都会分分钟登上热搜。近日,郎朗接受了突袭娱乐独家专访,谈到突然而来的密集的关注,他笑说:“原来我特别想上热搜,但是这玩意上不去,现在你不想上它也上。”不过,他表示自己并不会觉得困扰,相反,“太好了,我赶紧用这个关注度多做做音乐普及。”

前段时间,郎朗在机场不帮老婆拿包被网友送上热搜,对此郎朗直言,生活中确实老婆照顾自己多一点,加上前段时间受伤老婆担心自己,所以她都主动拿行李,“现在她拿东西的时候,我说你一定要让我拿,我说你别害我,你知道吧,不要太溺爱。”此外,郎朗也透露自己最近正在物色一些背包和拉的包,“看能不能在不伤害手的情况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儿。”

在人们的印象中,钢琴家是一种阳春白雪般的存在,但实际上生活中的郎朗非常接地气,除了弹钢琴,对艺术品比较感兴趣之外,平时也爱好吃,喜欢逛街或在公园溜达;网传他给自己的手买了巨额保险,他直言这是真的,并说“没事儿就擦擦油,大概每五个小时检查一下,天冷的时候马上把手套戴上什么的。”平时也不敢提太重的包,不能做跟手相关的运动;对于网友笑侃的体重问题,他也直面回答:“我必须属于那种力量型的钢琴家,因为一场音乐会就可以给你烧得差不多了,脂肪,当然也不能太多肥肉,那也没什么用。”

父亲严厉的教育成就了如今的郎朗,但如果自己有宝宝的话,郎朗透露自己并不会完全按照父亲的方式去引导自己的孩子,他更想成为一个慈父,“严父也很重要,但有的时候可能没有必要吧。实际一个人的成功有很多种途径,你没有必要非得成天骂人,这个人才能成功对吧。”但不管怎么说,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郎朗表示自己还是想成为“郎朗”。值得一提的是,郎朗透露自己的成长经历不久将会由好莱坞导演罗恩·霍华德拍成电影,届时与大家见面。

生活中老婆照顾我多一点

但现在不敢再让老婆拿包

突袭娱乐:前段时间你的结婚照一曝光,大家都说金童玉女,很好奇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郎朗:我们是几年前在柏林,我弹音乐会的时候,她来后台,就认识了。我觉得特别好,就是志同道合,我觉得结完婚真的还是很高兴,也感觉很幸福。

突袭娱乐:对方哪一点让你认同到,她就是会陪伴我一辈子的人?

郎朗:首先性格上我觉得特别好,因为我是属于比较急的那种,她是比较舒缓的那种,所以我觉得特别好,我们的性格不会撞在一起。我看见她的这个,我也会舒缓下来,这个对我很重要。另外更重要的就是,我觉得她的心非常善良,人的心我觉得是最重要的,然后她又非常理解我做的这个事情。同时呢,两年前我手术伤,受伤以后她也一直陪伴我,然后帮助我回到我从前的艺术水准,所以我觉得真的是,就是她了,你会有这种感觉。

突袭娱乐:现在出席活动,老婆都有陪是吗?

郎朗:大部分时间,98%,反正几乎每次都(有陪)。我的音乐会吧,她肯定都陪伴着,或者我去国外巡演,她也都陪着。当然她自己现在也做一些她自己的事儿,但是还是我们在一起时间非常多。

突袭娱乐:生活中是不是老婆照顾你多一点?

郎朗:互相照顾,但是她肯定会照顾我多一些,这个我得说实话,对。

突袭娱乐:像这么说的话,前段时间在机场,没有帮老婆提包,被大家说会不会觉得有点冤枉?

郎朗:也没什么,我觉得也挺好,让我自己注意点儿呗。现在她拿东西的时候,我说你一定要让我拿,我说你别害我,你知道吧,不要太溺爱。但是她也是因为我前些日子受伤,确实担心我,所以她一般就是特别主动拿东西。但是我现在,这个对我还是很……我觉得网友的提醒非常正确,所以我现在很注意,很注意。

突袭娱乐:现在出去就是特别注意自己?

郎朗:我最近弄了一些新的包,就是为了看能在怎么样不伤手的情况下,然后分担一些重量吧,然后我就买了一些新的包来背或者拉的包,看能不能在不伤害手的情况下,然后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儿。

突袭娱乐:你有没有觉得自己有点像招黑体质,就是很小的一个事情就会被网友无限的放大?

郎朗:没有吧,我觉得大家都这样吧,现在网络一开都会这样。你要保持一个平常心态,我觉得没什么,我没觉得有什么特殊的,什么所谓的这种(招黑体质),我没有,我觉得都差不多。因为每个人,在网上肯定会无限的放大,所以这很正常。一个人要有这种承受能力,因为我实际已经承受能力比较强,包括我原来,如果是演完音乐会,我自己觉得弹的特别好,然后有时候被骂的一塌糊涂的时候,然后我老师就会说,你就看他写多少行就行了,你不要看他内容,写的越长越好,当然这是一种自我安慰。但是什么呢,一个真正走长线的人,你应该能经得住大家的考验,也经得住大家的一些批评,或者经得住一些人对你的想法,然后你通过时间,你再一点点去证明呗,对吧。这个不是说他说你好了,明天就好了,或者说你坏了,明天就结束了,他明天还是照样,该怎么样怎么样,你就是保持平常心态,自己追求进步嘛,对吧。

突袭娱乐:最近你的热搜有点多,你每次看到自己上热搜,内心OS是什么?

郎朗:我就觉得挺有意思,我原来,比如说弹卡耐基开场啊,或者什么柏林爱乐这种,或者维也纳爱乐这种特别大的音乐会的时候,我特别想上热搜,但是这玩意上不去,大家觉得这个太阳春白雪了,但是我认为这种东西实际是应该上热搜的,作为钢琴家和这种超级团合作,或者在哪个音乐节弹开幕,我觉得这很让我觉得,很有荣誉感,但是这种东西从来上不去。然后吧,自从我结婚以后,好像上热搜,你不想上它也上,真是。我真的有的时候不知道,就是照片在哪儿照的,我都没看见记者,人呢,在哪儿照的,真是一个人也没看着,怎么就出来照片了。所以有的时候也觉得挺有意思,所以我现在一点点的体会到了,原来可能会看到一些,我觉得无关紧要的文章的时候,你就会觉得怎么上热搜了。当你自己也体验到的时候,你就会恍然大悟。

突袭娱乐:现在关注度高了,你觉得对你来说是困扰还是?

郎朗:太好了,我赶紧用这个关注度多做做音乐普及,所以你没有看我最近普及做的很强嘛。我觉得太好了,因为一关注,大家知道古典音乐并不是那么的遥远,所以我赶紧,趁热打铁,赶紧多做点儿教育传播,给大家多传播一下高雅艺术。

确实给手买了巨额保险

“会每五个小时检查一下”

突袭娱乐:大家都说钢琴家的手是艺术品,你平时有特别的去保护吗?

郎朗:我比较重视,没事儿就擦擦油啊。真的,我会,大概每五个小时检查一下,也不是检查一下,就是擦点油之类的。你保护机器不也得这样嘛,没事儿也得来点儿保养。

突袭娱乐:真的吗,还是开玩笑?

郎朗:我真的,我就自己涂点油什么的。

突袭娱乐:就是润肤的?

郎朗:对,然后一到天气冷的时候马上把手套戴上什么的,真的是很有用,真的很管用。因为弹琴的时候需要特别细的这种触觉,所以它必须要敏感一些。

突袭娱乐:平时是不是也不能提重物之类的?

郎朗:提点儿小包什么的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太重的肯定不行。太重的话,不是不行,如果一旦抻了的话,可能半年弹不了或者半个月弹不了,那也很烦,你会觉得很恼火,对吧。

突袭娱乐:网传你给自己的双手买了巨额的保险,这个是真的还是假的?

郎朗:必须的,必须得有保险,没有保险还是不安全。

突袭娱乐:你觉得你以后如果有baby了,你会是一个严父还是一个慈父?

郎朗:希望当个慈父吧,谁愿意当严父啊,对吧。这个严父也很重要,但是有的时候你可能没有必要吧。实际一个人的成功有很多种途径,我觉得还是有很多种方法,你没有必要非得成天骂人,这个人才能成功对吧。

突袭娱乐:你会考虑用父亲引导你的方式去引导他吗?

郎朗:一部分吧,我觉得一部分非常成功。一部分我就不多说了,但是大部分时候,我觉得我爸还是挺以身作则的,我觉得还是让我很佩服。虽然有时候过于严厉,但是在特定的环境和特定的时代,毕竟时代还是不一样了,或者有的时候他也是走投无路嘛,这也不能完全这么来评价,因为不同时期的评价,对于处理事物是不一样的。

突袭娱乐:如果让你自己重新选择的话,你会想要再成为郎朗吗?

郎朗:那肯定会,为什么不呢?我觉得钢琴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力,我觉得我也比较适合做这事儿。如果我还可以做的话,我肯定还会去做,肯定是这样。

突袭娱乐:平时大家都叫你钢琴王子,你会有偶像包袱吗?

郎朗:我从来就没有什么偶像包袱,我觉得我是走那个榜样路线的,所以我觉得偶像包袱我是没有的。

突袭娱乐:介不介意大家热议你呢?

郎朗:完全不介意,因为我觉得,你如果想成为一个艺术家,你必须要让大家来议论你做的事儿,要不然大家都不谈论你,都不来看你音乐会,你当什么艺术家啊,那不是很孤独。

突袭娱乐:你平时会特别注意体重吗?

郎朗:这个我会,这个为了健康考虑,这个跟偶像包袱没关系。因为你要是长时间保持一个特别好的状态,你必须不能太胖,但也不能太瘦你知道吧,因为一场音乐会就可以给你烧的差不多了,脂肪。所以也不能太瘦,力量不行。因为我还是必须属于那种重量级的,就是力量型的钢琴家,所以我必须得需要力量。需要力量的话,还是肉得稍微多一点儿。当然不能太多肥肉,那也没什么用。

突袭娱乐:平时会有一些特别的健身习惯吗?

郎朗:我就是跑步,因为这个对手没有伤害。我原来打点儿乒乓球,后来我发现容易得网球肘。可能因为我打的方式有问题,打的太紧了。实际上来讲,打乒乓球特别健康。但我还是注意,因为还是要为了长远考虑嘛,所以我觉得跑步挺好。跑步又练心脏,又练毅力,然后又全身都能运动起来。

突袭娱乐:你弹钢琴的时候肢体动作非常丰富,这个习惯是怎么练成的?

郎朗:没有,实际这是一个错觉,因为上电视的话,一般就弹三四分钟,尤其要弹黄河的这种曲子,那种很亢奋的。但是实际上如果独奏会弹两个小时的话,一般动都是在最后才动,前面都不怎么会有什么肢体东西,但是这玩意就被放大了呗。但实际上我要如果那么动的话,我可能会减50斤吧。

突袭娱乐:现在已经非常成功了,平时还会抽出时间去练习弹琴吗?

郎朗:我每天必须两个小时练琴,我不管多晚或者不管多累,都要练俩小时。

突袭娱乐:你今年有没有印象比较深刻的电影?

郎朗:今年,我觉得《绿皮书》那个挺好。我觉得整个故事,剧本写的非常棒。就是从种族上面,从高雅艺术和爵士乐,有很多很有冲击力的东西,对比性很强,然后包括这种种族歧视之间的故事。虽然我听说那个故事不是太真实,那个钢琴家的家属说,实际上他俩的关系没那么好,甚至两人关系不怎么样,但是咱们就不管这个事儿了,反正那个故事看完是很感动。

突袭娱乐: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故事有一天会被拍成电影?

郎朗:会的,因为现在好莱坞的那个非常棒的导演,尤其是拍艺术家很出名的罗恩·霍华德,他准备拍我的这个电影,就是我小的时候,不是现在,就是成长的历程。

突袭娱乐:大概什么时候?

郎朗:后年吧,后年。这也是实现一种梦想,他觉得不管是中国梦,还是国外的任何国家的什么德国梦、美国梦,实际上我们作为人来讲,都是在一个家庭的努力,都是一种奋斗的精神,他觉得这种精神是非常感人的,因为是一种真正的经历。就像当年印度那个电影,在我们中国也非常火的《摔跤吧,爸爸》也是,虽然每个人说的都是印度话,但是我们就会感觉非常的感动,因为这种故事是超越了国家,每个家庭在世界上都有可能遇到过这样的故事。

相关阅读推荐:

精彩图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