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突袭名医 | 协和王晓军:除了雪中送炭,整形科医生还要锦上添花


突袭名医 | 协和王晓军:除了雪中送炭,整形科医生还要锦上添花(图2)


突袭名医 | 协和王晓军:除了雪中送炭,整形科医生还要锦上添花(图4)


突袭名医 | 协和王晓军:除了雪中送炭,整形科医生还要锦上添花(图6)


突袭名医 | 协和王晓军:除了雪中送炭,整形科医生还要锦上添花(图8)


突袭名医 | 协和王晓军:除了雪中送炭,整形科医生还要锦上添花(图11)


突袭名医 | 协和王晓军:除了雪中送炭,整形科医生还要锦上添花(图13)

原标题:突袭名医 | 协和王晓军:除了雪中送炭,整形科医生还要锦上添花

文 / 干玎竹 编 / 袁月

【突袭健康】“整形科的大夫,就像是在走钢丝一样。不论是做整形方面的修复重建,还是美容方面的锦上添花,都需要有这种意识:我们面对的是一个鲜活的生命,我们应该对这个生命负责任。整形医生不能仅看局部,而要为求美者全盘考虑。”北京协和医院整形美容外科主任王晓军这么看待她的所从事的专业。

王晓军总结,整形外科其实包含了两个方向,一部分是锦上添花,一部分是雪中送碳。现在更为大众熟悉的整形美容是锦上添花的部分,但其实新中国的整形外科起源于战火纷飞的抗美援朝时期,伊始更加侧重的是修复重建工作。

据《外科大历史》一书所载,19世纪后期以来,蓬勃发展的科学技术和不断诞生的新型武器,使1914年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死伤空前惨烈。尽管士兵们学会了深挖堑壕来保护躯体,但他们从堑壕中露出的头部和面部却成为饱受攻击的对象,其中最大的威胁是榴弹爆炸后的碎片。与子弹造成的直线伤口不同,那些旋转扭曲的金属弹片会直接撕裂士兵的面部。即便被战地医生挽救了性命,许多士兵仍然因此毁容,失去在战后重拾生活的信心。

一些战地医生察觉到这一问题,开始投身于对士兵伤残面孔的修复和重建工作。通过一系列研究和实践,以哈罗德·吉里斯为主的一些整形外科医师,确立了一套现代意义上的“整形外科”手术方法,救治了许多在一战战场上毁容的士兵,直接促进了现代整形与重建手术这个专业领域的形成。他们会对展开后的管状皮瓣或脂肪做大范围的修补,弥补烧伤或炮弹对嘴唇、鼻子等五官造成的损害。此外,还在移植组织留下孔洞给眼睛和嘴巴,使得病人在移植皮瓣重获血液供应、伤口愈合之前可以正常生活。至于那些因眼睑烧伤而无法闭眼的士兵,吉里斯也为他们进行植皮修复,后来更运用这样的技术治疗因患麻风而毁容的病人。

吉里斯是颜面重建的艺术家。很多受到毁容的人,原本出席公共场合只能配戴面具,但经过他整形之后的面容却很自然,甚至步入了婚姻殿堂,重新燃起了生活的希望。

王晓军介绍,新中国的整形外科源自于抗美援朝的战场上。整形外科的开创者在纷飞的炮火中守护生命,用整形修复技术,让战士们得到身体和心灵的重生。

好的整形美容医生是医学和艺术的结合

整形外科学发展到现在,已经成为被大众非常接受的的领域。针对整形行业近日的乱象,王晓军指出,美容看似简单,其实不然。不是随随便便一个医生,经过一两年培训,就可以当一个好的整形医生。我们国家之所以出现这么多的美容相关并发症、美容失败案例,原因之一就是非法从业人员太多。

王晓军指出,一个好的整形美容医生,首先要经过一个规范的专科培训,然后再逐渐过渡到整形美容专业上来。而且整形外科学是医学和艺术的结合,如果没有基础,是无法在高的层面上达到整合统一。所以一个整形外科学医生还应该接受大量的培训,包括基础培训、美学培训、人文培训等。

整形外科医生不仅需要一双慧眼,还要有一双巧手,让我们可以挖掘出隐含在平凡的面孔当中最精彩的那一面,然后让这种独特的精彩放大,尽量弥补不精彩或缺陷的一面,但求美者不应该失去自我。

每个求美者都是极具个性化的,有不同的需求,要读懂求美者的心理需求,然后为他去把关,去掌控这个度。有些事情我们是没有办法去做到,但是求美者不知道,他觉得你什么都应该做得到,所以要在他面前学会说不。社会允许个性化的追求,但求美要讲求适度原则。“度”包括求美的限度,不能追求效果的极致;也包括医生的工作量的“度”,求美应在医生最佳状态下进行。

整形也是功能康复和心理救治的重要环节

从业那么多年,王晓军一直希望扭转国内对整形外科的一些误解,特别希望公众明白,整形很多时候不仅仅是个狭义的美学范畴的追求,也是功能康复和心理救治不可或缺的环节。

王晓军曾接诊过一位乳腺癌脑部转移的患者。尽管切除了乳房,但癌细胞还是无情地侵蚀到脑部。当时患者已经病入膏肓,处于弥留之际。她的丈夫、姐姐,包括她自己,却先后五次寻找到王晓军,声泪俱下地请求医生为她做乳房再造。

作为一个专业的医生,王晓军和乳腺科的大夫都主张放弃手术,因为面对这样的肿瘤晚期病人,理论上这种再造手术为患者带来的收益是要低于其所可能面临的风险的。但是了解到这位患者的经历后,王晓军还是毅然决然地帮助她做了假体再造。

王晓军说,你无法拒绝一个为家庭奉献生命,对自己要求完美的女人在人世间要求保留一个完好身体的最后要求。

一个月后这位患者离开了人世,但是他的丈夫感激地告诉王晓军,她走时很欣慰。

身为女性,王晓军深切体会乳腺癌患者术后的心理需求,就像地震过后需要心理支援一样,手术的创伤带来的不仅仅是疼痛,对死亡的恐惧,还有对女性性征缺失的极大自卑。

王晓军常常说:“乳腺癌患者担心的不仅仅是癌症对其生命的威胁,更担心残缺的身体对其心理的摧残。因此,整形外科医生对于乳房的重建工作不仅仅是锦上添花,更是雪中送炭。”

攻克疑难杂症,为人类带来更多的“美”

整形外科的技术越来越精进,服务的对象也越来越广泛。但仍有很多难题(创伤外伤、先天畸形、技术突破等)等待着医生和科学家们去解决。王晓军就率领着团队向整形外科难题之一的瘢痕疙瘩发起挑战,这一干就是15年。

瘢痕疙瘩是皮肤损伤愈合后所形成的过度生长的异常瘢痕组织,是瘢痕中最特殊的一种类型。作为整形外科常见的皮肤良性肿瘤,瘢痕疙瘩具有向周围正常组织浸润性生长的特性,且伴随难以忍受的瘙痒和刺痛感,因此,它又有另一个名字“蟹足肿”。瘢痕疙瘩组织还易发感染、破溃,当皮肤溃疡反复发作时,有发生恶变,导致瘢痕癌的可能。由于瘢痕疙瘩病因不明、难治易复发,一度成为整形外科领域无人涉足的疑难杂症。

瘢痕疙瘩与增生性瘢痕的症状类似,但治疗路径完全不同,对二者进行科学、高效的鉴别诊断至关重要。王晓军团队首次将激光散斑对比成像系统应用于瘢痕疙瘩的鉴别诊断,仅用时3分钟,便可直观鉴别瘢痕疙瘩,速度快且准确率高。此外,激光散斑对比成像系统还可对瘢痕疙瘩的复发情况进行监测。

针对较大面积瘢痕疙瘩患者,传统疗法是植皮手术加术后1次放疗,而单次放疗剂量远不能达到预防复发的效果。为降低复发,王晓军团队将整形美容外科精准的手术操作和放射治疗科过硬的放疗技术有机结合,在植皮手术之前做切口,启动创伤愈合机制,再行放疗(切开后48小时以内)以阻断其过度愈合和生长;植皮手术后再行放疗,大大降低复发率。放疗后,团队还创造性地引入高压氧治疗,有效减轻了瘢痕疙瘩术后放疗的炎症反应以及复发概率。

经过15年的钻研,王晓军团队将瘢痕疙瘩的10年治愈率提升到90%,使患者愈后无症状,生活质量得到极大改善。该项目荣获2018年度中华医学科技奖三等奖,发表SCI论著十余篇,还产出了《北京协和医院瘢痕治疗指南》等成果。

相关阅读推荐:

精彩图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