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电竞教育,败了?


电竞教育,败了?(图3)


电竞教育,败了?(图6)


电竞教育,败了?(图8)


电竞教育,败了?(图14)


电竞教育,败了?(图16)


电竞教育,败了?(图18)

原标题:电竞教育,败了?

2019年初,首批电竞专科生开始求职,两年前相识的一批学生陆续发来消息。

因为很少求人,以往直来直去的小天变得扭捏,一番极不成熟的寒暄后,他沉默了一会儿,说:

“哥我想开直播,你那有认识的人不...”

“两年前为什么不开?”

“学的赛事运营,但实习就是搬设备、接线,一天150,我不想干,那边(企业)也不想要。”

之后,有饭找到了小天的实习公司,也是学校的“就业合作伙伴”——一家北京本地的演出经纪公司。

那儿的老板是位山西大姐,话不多,只说已经履行了合作义务,用学校名单上的学生做第三方赛事、表演活动支持,日结工资150-300块,包吃。

不签长期雇佣合同,是因为“不在合作内容里”和“性价比低”。

合理合法,但有人吃亏,小天悻悻而归。

据多方消息,在电竞毕业生的求职环节,小天并不是个例,除了学历教育高校,南京、重庆、上海三地的短期培训机构也有不少学员正处在迷茫期。

其中参与过三轮培训,还在某一线电竞赛事担任过分会场解说的花灵说:“学了一年,搭进去6万多,到头来还是临时工,一到签约,准有游戏、主播、媒体各种各样的转业的人空降。”

“我这一年多,算是败了。要是所有学校都干成这样,那电竞教育也算是败了。”

这话说的,又丧又有道理。

所谓电竞教育

媒体和大厂集中讲电竞教育的时间不到三年。但从无到有的电竞教育,不止这么短时间,而且已经历三个阶段,这和电竞产业本身,发展速度与节奏都很像。

最早在2004年前后,就涌现出不少“野鸡”青训班,主要是小俱乐部出钱出场地训练网吧队打比赛,或者给某些游戏做线下活动。

2012年开始,《英雄联盟》一类电竞赛事引入更多大众用户,招资本入局,需求和规模的扩大,使产业链更长、更细。

所以从2013年起,本着“以人为本”的通用“骗钱”思路,业内开始有“专业电竞人才缺口”的声音出现,一批职业培训班冒头,分为选手的青训和解说、教练、裁判几个学习方向。

之后到2016年,9月2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把“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列为13个新增补专业之一,学历教育发力。

这一波儿里,民办专科先动手,知名院校设立相关专业,反过来又刺激了职业培训机构的数量和教学力度的增长,朝堂、在野的打成一片,各有优缺,让这行儿活力四射,一下成了个朝阳产业。

但这个朝阳,还在一束一束地,艰难地刺破雾霾的时候。

其中很多束光也不是正经的原子能,是劣质手电筒来充数的。

据有饭研究统计,截至2019年4月,国内自主设立电竞专业并公开招生信息的高校已经有29所。包括5所本科院校和24所专科院校。

开设电竞专业的高校

这些高校都做学历教育,本科4年,专科3年,课程包括通识、专业课两种,学费基本和其他艺术、体育类专业持平,多在1万元上下,最低4500元,最高24000元。

北京某高校电竞专业收费标准

可以发现,因为招生范围和学科建设体系不一样,本科院校都没把电竞专业放在体育类目下,各自所属的学科类目和具体专业名称也有所不同。

比如中传,名义上是电竞专业,其实算在广编系之下的数媒专业,叫“数字媒体艺术数字娱乐方向”。

教的也是数字娱乐知识,比如游戏设计、游戏相关内容制作策划等等,几乎和狭义的电竞没啥关系。培养逻辑和普通本科一样,通识为主,辅以短期实习。

专科,则更简单粗暴一点,直接用职业教育或成人教育的专业,即“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

不同学校会设置不同的培养方向,主要包括运动员(职业选手、教练)、内容制作(主播、节目策划、编导等)、赛事运营(场地搭建、赛事策划、裁判)三类。

培养逻辑上和专职类高校的其他专业一样,长期的校企合作实习为主,通识为辅。

这一部分,主要是给决定权在家长手里的,想弄个文凭求心安的学生群体,多是未成年人,主要需求还是获得“高等教育”和初次就业优势

这和主要给转业者、从业者提供“提高”服务的培训机构不一样。

据有饭研究统计,截至2019年4月,不算地方性“王二狗电竞专修班”类野鸡班,国内保持正常运营的,有电竞相关培训服务的培训机构有20家。

其中包括完美世界、阿里、九城等上市公司的子公司,和老牌培训学校,比如蓝翔、新华电脑、北大青鸟等。

20家有电竞培训服务的培训机构

这20家培训机构可以分为三类

1.教育公司添加电竞课的,如新华电脑、北大青鸟。

2.电竞公司添教育业务的,如钛度、ImbaTV。

3.以电竞培训为主营业务的,比如七煌、三拍。

其中老牌教育公司多和高校有合作,可以发学历,培训服务分为数月短期和1-3年长期两种,课程包括职业选手的青训营、管理运营职位培训两种,收费较低,多在2-4万之间。

理论实践课的比重几乎持平。

比如北大青鸟,有自编的教材和通识课,教育逻辑更像学历教育高校。

纯电竞教育公司,多和游戏公司、电竞赛事合作,数月和包时的短期培训居多,多是行业报告、大咖讲座+实践的模式,实践占比较高。

电竞公司转型的,因为本身有电竞相关业务,周期更短、更弹性,招生门槛高,实践机会可以内部消化,理论课较前两种更少。

比如ImbaTV的电竞学院,每期2个月,实践时间大约40天,学员直接跟老员工做赛事。

以上这些,多是各高校、企业的官方说辞,能看出各自的逻辑基本正确,但既然用户(毕业生)已经感受到了败势,就一定有逻辑或执行上的问题。

这一部分,总的来说,学历教育败在“教育”部分,培训机构则败在“需求”。

学历教育败在教育

按多所普通高校及有电竞专业高校的教师、学生的说法,可以把电竞学历教育的“败”因归结为两点:动机不纯(不想教)教育不到位(教不好)

首先是动机,在已经开设电竞专业的29所高校里,有饭研究与17家高校取得了联系,其中12家在“为什么办电竞专业”的问题上,回答说“响应号召,促进招生”,一个是政策上的求生欲,一个是对钱的渴望。

政策方面,设立电竞专业,一是响应新学科建设,二是响应新兴产业人才培养号召,三是好做校企结合。

传闻石家庄某学院,通过成立电竞专业,可以申请包括新学科建设、新人才培养基金、大学生就业补贴等9项补贴,总额在小几百万每年。

商业收入方面,多数本科院校并不靠学费赚钱,但热门专业可以起到宣传效果。

民办的专科院校如北京、天津两地职业学院均因背后股东看好而开设电竞专业,刨去股东的追加资金,据说还能小赚大几十万每年。

因为动机不纯,多数高校并没有把“教好”作为办学目的,再加上本身电竞产业在教材、师资、学科体系上都在蛮荒时代,所以教育不到位,几乎是必然的

按照中传和山大多位教师的说法,做好一个学科的学历教育,即“教育到位”,起码要做好4件事:

1.严谨的学科体系

2.科学的培养计划

3.实用的课程设置

4.真实的就业扶持

很遗憾,目前连中传也算上,似乎没有高校能做好电竞专业的“教育到位”。

首先是最基础的,学科体系,分学科门、学科类、专业三级,比如新闻学的是:文学—新闻传播学—新闻学。

听上去无聊,但其实学科体系根据社会分工制定,有严谨的学科体系,才能有所谓的按需供给,有之后的培养、课程。

电竞,还没有正经的学科体系可寻,所以中传给它放到了数媒下面,教的也是数媒的东西。

培养计划,是学校规定的,掌握一门专业的标准、方法和验证方式。成熟专业会在教务系统中显示,比如某大学的会计专业:

一般本科院校的专业培养计划

这方面,多数电竞专业设置了必修+选修+社会实践的学分考核制,第一年理论,二三年实践。

如北京某电竞学院,规定学生需要在3年内在近30门课程中选择学习,累计修满80学分即可毕业,其中运动员方向(职业选手)相关专业课程仅占8个学分。

计划执行方面,课程设置一直是电竞教育的难题,一没权威教材,二没专业老师。

目前,多数高校的电竞专业主要课程由通识必修、专业必修、专业选修、实践教育和通识选修五大类构成。

其中专业课包括电子竞技概论、互联网文化概论、电子竞技职业选手入门、电子竞技技能、电子竞技及主播、电子竞技教练导论、电子竞技裁判、电竞赛事运营与管理、电子竞技技能培养实训等。

专业课教材多为行业报告整理或教师自编教案印刷而成,而教师本身,多是电竞或游戏从业者转行,专业知识可能够使,但大多不善于教授。

四川、北京、上海几所高校的电竞专业在校生都有“老师头衔吓人,懂得也多,但是讲不明白”的感觉,至于最后的考试,上过大学的人都知道,检验效果非常一般。

最后,在就业环节,是学校最难做但最想做的一个环节。

难在无论什么专业,能找到对口优质工作的毕业生永远都是极少数,而学校在其中能起到的作用不外乎提供实习机会和合作企业的就业推荐。

想做,是因为这是申报奖金、荣誉,获得企业合(投)作(食)的好机会,换而言之,毕业生就业环节是学校每年一次的,从国家、企业两头拿钱的好机会,容易产生贪腐和不作为现象。

比如小天所在学校,一直有学校利用校企合作收人头钱、做中介克扣实习生工资的传说;山东某学院也有“带领全体毕业生参加实践活动”,工资最后全归学院所有的故事。

另外,为了提供就业“通行证”,除了本科、大专毕业证,电竞专业的学生经常会被建议交钱考取电竞新媒体、电竞运动员、电竞场馆运营之类莫须有的资格证。

而据包括VSPN、RNG、网易电竞多方电竞从业者的证实,公司在招聘应届生时,以上资格证基本被视为废纸,唯一有点分量的,是体育总局发的电竞运动员裁判员证和最新的电子竞技运营师资格证

在校企合作中,KPL会去中传挑实习生,看重的也主要是中传牌子,以及它带来的,减少企业教育成本的可能,和电竞不电竞的,没什么关系。

可以说,从基础、计划、执行、检验到最后的就业,当前的电竞学历教育几乎在各环节都有漏洞可寻,以致培养成功率极低(其实本科本来也就是通识教育为主),绝大多数毕业生,并不能满足企业的需求,所以,电竞学历教育有了败势。

这一点上,培训机构不同,他们能教出合格的学生,但却不一定被需要。

培训机构败在需求

相比学历教育,有实力的电竞培训机构可以内部消化学员,或者有较成熟的就业渠道。

另外因为对生源有更高的标准,本科学历、从业经验、行业知识基础等都在其中,所以教育方式可以以更实际的项目实践为主,培训效果一般来说,比学历教育好些。

比如ImbaTV的电竞学院,一批40人,培训60天,有40天是以类似“实习生”的身份参与商业项目(比赛)的运营。

按各学员需求和特长,分配至导演、直播、网络技术、线下组织、包装、视频各组,由老员工一对一教授,直接扎在产业链环节、工序环节里边学边做,保持高效。毕业之后,公司优先吸收部分优秀学员,并向同行推荐其他学员。

但即便如此,多数培训机构的学员依旧找不到工作。

多位电竞培训机构的前员工和电竞从业者,把这种种瓜得豆的原因解释为“需求不纯”。

这里的需求,一是指培训机构本身的需求,二也是指行业对专业人才的需求。

第一点好懂,就是办培训机构为了什么,为产业、为自己用人,还是单纯的骗一波投资?

多数公司这三种需求都有,第二种重的干得最认真,因为教不好要自己买单,第三种就和动机不纯的学历教育一样,滥竽充数。

比如据学生反映,重庆和南京都有电竞教育公司提前结束课程,并印制双版合同,把“包就业”改成“包推荐就业”,或是高价出售资格证书(别人考好的)谋利的情况。

关于课时、就业纠纷,有饭研究在询问一家南京电竞教育公司时,也因为挡了财路,被直接回怼“来信砍”。

第二点,可能多数从业者都不愿意承认,就是电竞产业,真的需要那么多所谓的“专业人才”吗

从2013到2019,电竞产业报告已有数十个版本,媒体、数据分析机构、游戏公司都发过,最明显的趋势,就是说规模越来越大人才缺口越来越大

那么这个缺口,也就是电竞教育的需求,有多大呢?

2016年底,业内传言是“近十万”,2018年8月,腾讯的报告把这个数字提高到26万,到了2019年1月,又变成“缺口人数会在2020年达到50万”。

而2018年,全国电竞从业者总数约44万。

据伽马数据《中国游戏人才教育培训行业分析与发展趋势研究报告》统计,2018年中国游戏业从业者总数约145万,同年游戏业销售总额是1339.6亿元,游戏用户总数约6.05亿,粗暴来算,每个从业者能创造9万元的销售额,服务417个游戏用户。

如果如各式报告所愿,2020年,中国电竞产业规模达到200亿元以上,从业者数量饱和,达到100万左右,那么人均年销售额贡献仅需2万元?就能领“1.1万元”的平均月薪?

这似乎不太合理。

另一方面,据多家电竞企业的人事和业务部门透露,公司目前招聘标准,依旧是学历+工作经验+关联资源的基本公式,来自游戏、媒体、公关、直播等行业的各式人员一直是电竞业务的中流砥柱,从2014年至今从未更改,预计未来几年也不会有大变。

某国内一线FPS端游赛事负责人认为,以当前电竞产业的发展速度、真实用户数和消费能力看,以往那批优秀的转业者在未来几年内依旧能罩得住,很多时候,电竞毕业生、学员,感觉自己被需要,都仅仅是一种自嗨而已。

这种有水分的需求来自电竞产业的快速发展,也因为发展太快,产业可能等不起动辄3、4年毕业,然后已经和产业脱节的应届生,也不敢要在底层赛事时间数月就直接上岗的培训班学员。

这时候,让老员工去定期学习新思路、新技术的需求,倒可能给ToB的电竞教育公司一些机会,其他的方向,还要一个一个坑去采才知道。

截至2019年4月,以上29所高校的电竞毕业生还没有正式毕业,形成就业数据,20家培训机构,也确有少数进入一线赛事、一线大厂担任要职的优秀学员。

这时候说2016年至今的这波电竞教育败了,还只是用户观感和从业者推论而已,棺材板还敞着。

但关于这个行业的需求、供给和灰色地带,每个从业者也心里有数。

很多时候,怀疑和悲观的视角并不是为了追求杀死花苞的快感,而是想让花开的更艳,更久。

在这个无书可背的产业里,每个环节的发展都没有捷径,希望学历教育能以几届小白鼠为代价积累出正常的学科体系;培训机构,也能和行业坦诚相待,给真正的需求出发,做等价的供给。

希望腐败的花能变成根茎的肥料,而不只是臭块儿地那么简单。

毕竟,电竞圈子本来就不那么好闻。

相关阅读推荐:

精彩图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