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SANS TITRE品牌背后的两个男人


SANS TITRE品牌背后的两个男人(图2)


SANS TITRE品牌背后的两个男人(图4)


SANS TITRE品牌背后的两个男人(图14)


SANS TITRE品牌背后的两个男人(图22)


SANS TITRE品牌背后的两个男人(图31)


SANS TITRE品牌背后的两个男人(图33)

原标题:SANS TITRE品牌背后的两个男人

# 专访

SANS TITRE是一个很特别的组合,一个低调的设计师+一个高调的摄影师,他们之间的合作模式就像隋建博(Jumbo Tsui)说的那样——嘉政做设计,而Jumbo Tsui就一直在“捣乱”。

SANS TITRE AW2017系列 "SPACEAGE GENTLEMAN"

Jumbo Tsui的才华在磁器编辑部显然拥趸无数了,作为一个新生代摄影师,他在对时装的理解和思考上,常常已经上升到哲学的范畴。以至于说到采访他的时候,磁器的时装编辑们已经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肆无忌惮滴提出:“拍我!拍我!可以请Jumbo拍我吗?”这种厚颜无耻的要求。

SANS TITRE for 《摩登中国·紫砂壶

SANS TITRE for 《磁器 × 江奇霖

SANS TITRE for 《磁器 ×李光洁

SANS TITRE for 《磁器 × 邢昭林》

SANS TITRE for 《磁器 ×李宏毅

经过一场“激烈”的资格争夺战。我脱颖而出,欢快地跟去采访了20号即将办秀的男装设计师徐嘉政和时装摄影师Jumbo Tsui。

采访茶话会

采访的地点,就在Jumbo的工作室,一进门,正好看见他们俩在摆弄着一顶牛仔色的帽子。由于非常接近发布会了,所以一楼客厅桌子上摆满了各种秀场要用到的装饰或道具。

看见我们进来,他俩站起来张罗我们去二楼的工作室,顺便介绍了这个款式诡异的帽子,集中了AW2019新系列中所有想要表现的主题的元素,是讲故事的重要道具。

品牌故事

SANS TITRE,名字中文的意思是——未标题。

跟其他品牌比起来,做设计的徐嘉政显得过于低调和沉默,而作为艺术总监的Jumbo Tsui则太滔滔不绝。

SANS TITRE 一直以“东西融合”的形象示人,受过法式裁剪熏陶的徐嘉政在创在立品牌之初,就将法式浪漫融入品牌DNA中,“毫不费力的优雅”是品牌始终追寻的方向。品牌还糅合东方现代审美细节于传统意义廓形上,添加更多艺术妙想。

从SS2019系列开始,SANS TITRE增加了女装系列,比例上与男装系列平分秋色,中西合璧式的优雅廓形和高品质的材质,对撞出温和而强大的力量。

雎晓雯 in《Manifesto》 2019年3月刊

Lily James in 《Madame Figaro》2019年2月刊

创始人简介

徐嘉政

设计师

25岁找到人生新方向,转型踏入时装设计领域。2010 年毕业于ESMOD国际高级时装艺术学院创意制版专业,毕业后曾在Hermès的男装设计师Véronique Nichanian麾下做设计助理,于 2015年设立 SANS TITRE STUDIO,并创立SANS TITRE男装品牌。

Jumbo Tsui(隋建博)

摄影师、艺术总监

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同样莫名其妙转行当了时装摄影师,然后又成为装置艺术家、导演,服装品牌的艺术总监。AW2016系列是他加入SANS TITRE之后的第一个时装系列。合作品牌、合作杂志,不计其数。

Amy Wesson in Manifesto》 2019 年3月刊

Suki Waterhouse in Manifesto2019年 1-2月刊

奇妙旅程的开始

2015年底,由于朋友的大力推荐,Jumbo以摄影师的身份认识了嘉政。嘉政的观念和设计手法一下子就打动了Jumbo,两人也因为投缘成为了工作伙伴。经过几次拍摄,他们变得熟悉,嘉政提议大家一起尝试新系列的作品,Jumbo也很感兴趣,也就欣然接受了。2016年推出的第一个由Jumbo参与设计的系列。

SANS TITRE AW2016系列 "URBAN MONK"

当时的Jumbo已经是小有名气的摄影师,他对影相的记录里面蕴藏了许多的思考,他对自己的成功充满了怀疑。“如今这个时代太快了,信息传输的速度太快,快到我们投入很大精力创作出的东西,在网络上几分钟就被消化掉了。我们周而复始做着些无用功,何尝不是在浪费资源,创造垃圾。

邵迪 in NuméroChina 2019年4月刊

????

本季主题

AW2019主题表达的是一种三角的关系

—— 鲸、捕鱼者、观赏鱼的人。

这一主题,肇始于去年的网红白色座头鲸米伽罗 (Migaloo)。Jumbo和嘉政的观念里,米迦罗这样一个巨大而纯净的生命,在贪婪和冷漠的人类世界面前,却是孤独而脆弱的。Jumbo去年旅游时乘坐海上轮船观鲸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当观赏船靠近那些鲸鱼的时候,他它们是抵触的。再加上今年曝光的商业捕鲸的残忍画面,更让他们两人希望对于环境保护这样的主题表达自己的态度。

这一季肩部廓形做得很大,到腰部逐渐收紧,上宽下窄的造型就是仿造鲸鱼头宽逐渐到尾部变细的特点设计的。

在选择面料时,这一季非常注重面料的质感,试图通过面料本身质感的搭配打造出一种高级感。在造型方面,也会通过看面料材质能不能实现想要的廓形或者效果。

文章开始的时候提到的渔夫帽,象征了捕鱼者、观赏者之间的关系。同时,还借用海盗缠在腰间的带子为灵感设计成腰封,这次系列中很多是提取各个角色身上的特点来讲述他们之间的关系。

X = 沉默寡言的艺术家 徐嘉政

J = 聊天停不下来的故事大王 Jumbo Tsui(隋建博)

所以嘉政是2015年创立的品牌,那之前在做什么?

X: 2015年以前.....瞎混吧,哈哈开个玩笑,我是25岁才开始学习服装设计,当时刚毕业也经历了一段迷茫期,后来决定出国学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就选择了去ESMOD国际高级时装艺术学院学习创意制版。我在出国留学之前学习的是英语专业,不可思议吧,来法国以后法语是自学的,毕竟有点基础。

富永爱 in 《红秀GRAZIA》395期 时装大片“NOU能面人生”

到AW2019是你们合作的第几季作品了?这一路走来,与第一季相比在创作上会有什么不同?

X: 从16年到现在有6季了吧,算这次是第七次。

J: 这个我要抢答!我来了以后嘉政真的变化挺多,他以前的创作风格偏正统化,自从我加入他整个做设计的风格变轻松不少,我其实就是来搞破坏的。跟他几季合作下来是个“解放”的过程,先是解放了双腿,然后解放了袖子,解放了腰部,解放了领子,所以我说我来就是来搞破坏的嘛!

X: 在Jumbo没来之前我确实做服装会很拘谨,比如说样衣上产生一条绺我会思考它是怎么来的,我做衣服一定要做到平整不会有瑕疵。因为我觉得一个设计师你本身是做衣服的,无论怎么做创意还是要把最基础的做好。可能也跟我在Véronique Nichanian(Hermès的男装设计师)的实习经历有关,但现在自在多了,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找到自己风格了。

Miranda Kerr in INSTYLEChina 2018年12月刊

你们希望大家看到的SANS TITRE是什么样的?你们的设计理念是什么?

J: 东西方融合的形象吧,因为西方一直是贴合身体曲线的,而东方的特点就是宽松,比如大袖口、宽阔底摆等等,我们一直在探索找到东西方审美平衡的那个点,而且即使是宽松廓形,但我们希望穿起来给人的形象是聪明的,有灵气的。

设计师和摄影师合作会不会碰撞出奇妙的创意?两人平时创作时是怎么分工的?会有分歧吗?

J: 分歧不会有,我们俩意见是挺统一的,因为我们的经历很相似,我们都在欧洲呆过一段时间,日本的生活经历又让我们对日式风格同样痴迷,所以在创作上不会产生什么分歧。我们分工明确,基本上我提出一个主题或者意境,嘉政负责设计,因为我对服装的了解毕竟不如嘉政专业,所以我也不会去干扰他。我比较爱讲故事,所以灵感我会用故事的形式表述出来,嘉政在故事中找出设计的亮点。

从2015年到现在品牌的商业化途径算是打开了吗?目前有哪些平台在售卖?

X: 品牌刚开始做的时候曾在淘宝售卖过,现在大部分在连卡佛、FM西式生活馆等买手店在售卖,曾经开过一家自己的实体店现在关掉了,目前有做showroom。

品牌目前处于什么阶段,对于未来五年之内有什么规划吗?

J:目前每一季的反响都很好,包括媒体露出率也不错,只不过品牌目前还处于投入阶段,盈利还达不到,只能保证不亏损。五年时间太长了谁也不敢保证,一年之内说不定就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顺其自然吧!

??

快速更迭的时尚圈,每天都有新的创意产生出来,无数的资源又被抛弃成为过眼云烟,反复的创造然后被覆盖似乎成为时尚圈不变的节奏,人们都习惯了遗忘却很少有人回头看。随着快时尚品牌不断被曝出“销毁衣物”事件,“延续”这个词语开始越来越多的提上时尚圈的日程。

茶话会快结束的时候,跟嘉政和Jumbo聊天过程中谈到“浪费”这个话题,很少发表意见的嘉政显得很有话聊,“秀场上常能在新系列里看到上一季的面料或色彩,其实每一季之间都是有连带的,之前用不完的面料或滞留下来的样衣都会回收用于下一季的设计,我们不喜欢浪费面料,可持续这个想法贯穿我们的设计理念”。可见混时尚圈的我们不只有花花世界,让时尚变得更好是每个时尚人的使命,“延续”是时尚的另一次新生。

*秀场图片及杂志大片由设计师提供

- FIN -

编辑 | vivi

↘ 时装周扫货番外篇,千奇百怪的耳饰

春天到了,我也该黄一点了

时尚编辑部的春日看展指南

相关阅读推荐:

精彩图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