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疑难杂症,居然是从伤风开始的


疑难杂症,居然是从伤风开始的(图2)


疑难杂症,居然是从伤风开始的(图5)


疑难杂症,居然是从伤风开始的(图7)


疑难杂症,居然是从伤风开始的(图12)


疑难杂症,居然是从伤风开始的(图17)


疑难杂症,居然是从伤风开始的(图22)

原标题:疑难杂症,居然是从伤风开始的

清热也是熄风的高招。火去风自熄。麻黄升麻汤证,就是厥阴病寒热错杂,符合寒热胶结、风邪入里成瘤说,能治喉癌。 升麻一定是升吗?清胃散就用升麻清解头面热毒,它是清热解毒,治疗头面部最好的药。

【病案选编】

皮肤癌+喉癌案

董某,男,43岁,陕西渭南人。2017年11月5日初诊:喉癌手术后半个月,皮肤癌10余年。银屑病,全身多处皮肤结节,伴大面积皮疹发红发痒。怕冷,自汗,眠可,大便可,食欲可,咳粘稠白痰。舌淡红苔薄,脉数。

诊断完毕后,这里有一个小插曲,我针对患者皮肤的病情,专门询问了一句:“回忆一下,你在发病以前,有没有淋过大雨吹过大风之类的情况呢?”

患者说:“我在16岁的时候,有一次在大雨中赶路,大风大雨中走了很长时间,当时没在意,三年后开始长牛皮癣,紧接着全身的皮肤包括手心手背都溃烂流水,然后结硬痂子,厚的会深入到肉里面像钉子一样,而且红肿发痒,就这样痛苦的过了十多年后,又被诊断出得了皮肤癌,再后来得了喉癌,半个月前刚做完手术。”

“风邪入里,我们整天说风邪入里,这种皮肤癌和喉癌的病因,就是典型的风邪入里成瘤,历久不散,进而致癌。那么邪从哪里来,就要从哪里去,这个不用麻黄来宣散邪气是不行的,再结合喉癌的病情,用麻黄升麻汤合桂枝汤化裁。”

一诊处方:麻黄10g,升麻10g,红参12g,射干12g,桔梗12g,牛蒡子12g,蝉衣12g,山豆根6g,杏仁12g,白蒺藜30g,防风12g,荆芥12g,桂枝12g,白芍12g,炙甘草12g,甘草12g,25剂。水煎服,每日一剂。

2017年12月3日第二诊:人还未到声先到。自诉:“吃了药见效快,太神奇了。服药第三天,身上的痒就止住了,第五天开始,恶风恶寒消失。继续服药全身溃烂后长硬块的皮肤就开始陆续脱落,有的地方用手轻轻一搓,就哗哗的往下掉硬皮,会露出里面已经长好的新皮肤。25剂药喝完,全身的皮肤全部退换了一层,现在已经正常了。这个病让我痛苦十几年了,每年皮肤癌都需要做一次手术治疗,把溃烂后变硬结痂地方连肉挖掉,但是不行,每次挖掉后很快就又溃烂结硬痂,14年做了14次手术。”

结合主诉,继续诊断:精神状态好,口干,胁痛,放疗后白细胞数下降,舌淡红苔薄,脉弦。

二诊处方: 上方加柴胡12g,黄芩12g,姜半夏12g,生石膏40g,35剂。水煎服,每日一剂。冀小柴胡汤疏利枢机,助邪外出,石膏清热散结。

2018年3月4日第5诊:精神焕发,全身舒泰,皮肤平整光滑,症状消失。

病案分析:两种以上癌症同时或先后出现在一个人身上的情况愈来越多见。这正是发挥中医整体观念的时机。不要说麻黄升麻汤是个难解之谜,就连《伤寒论·厥阴病篇》也几乎成为千古疑案。临床实践才是创新的源头,也是揭开众多医学难题,包括经典著作无解之处的必由之路。

自从发现麻黄升麻汤证几乎就是喉癌的主要临床表现后,用这个看似杂乱无章,被很多人误解的方剂,寒热并用,补泻兼施,润燥同调,给数十个喉癌患者带来了和缓稳定的临床疗效。本案的关键是我们找到了典型的风邪入里成瘤,历久不散,进而致癌的活生生的证据。而且依照邪从哪里来,就要从哪里去的原则,麻黄升麻汤合桂枝汤取效。

方中麻黄宣散邪气,升麻清热解毒,红参扶正祛邪;射干、桔梗、牛蒡子、蝉衣、山豆根,利咽解毒;杏仁助麻黄宣肺,白蒺藜、防风、荆芥祛风止痒,桂枝、白芍调和营卫,润燥同调;甘草炙生同用,既能补虚又能解毒利咽

有了理论自信,就有了相应的回报。第二诊根据脉弦用小柴胡汤疏利枢机,助邪外出。石膏清热散结得益于木防己汤的灵感。而清热也是熄风的高招,这从风引汤中的石膏,小续命汤中的黄芩就可看出端倪。要不然,风火相煽何时了?

(此文为转载)

相关阅读推荐:

精彩图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