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深度评论:翟天临事件,明星的人设崩塌大众的教育焦虑


深度评论:翟天临事件,明星的人设崩塌大众的教育焦虑(图3)


深度评论:翟天临事件,明星的人设崩塌大众的教育焦虑(图7)


深度评论:翟天临事件,明星的人设崩塌大众的教育焦虑(图10)


深度评论:翟天临事件,明星的人设崩塌大众的教育焦虑(图19)


深度评论:翟天临事件,明星的人设崩塌大众的教育焦虑(图24)


深度评论:翟天临事件,明星的人设崩塌大众的教育焦虑(图27)

原标题:深度评论:翟天临事件,明星的人设崩塌大众的教育焦虑

翟天临事件,明星的人设崩塌大众的教育焦虑

文|肖纲领

俗话说“三十而立”,在一个高房价、转型发展的社会,对于普通人,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要做到三十而立,并非易事,顶多只能算是摸到了或成家或立业的门槛而已。不过,对于牛人,“三十而立”则是另外一番景象,甚至有人“三十而塌”,2019年春节刚过,明星翟天临,就成为网友和主流媒体口诛笔伐的对象,人设坍塌,遭遇人生危机。

从公开资料来看,翟天临于1987年2月生,籍贯山东青岛。要说,山东是个让人有好感的地方,这里有好山好水,有温文尔雅、优秀的人,更让人称赞的是,这里是伟大教育家孔子的故乡,继承着中国儒家思想的文脉。山东人有比较浓的“读书”观念和“学而优则仕”思想,因此,很多人勤奋苦读,也喜欢拿高学历。这种行为,对于一个地区、国家甚至民族来说,并不算坏事,抛开“学历过度”可能的弊端,未来祖国发展靠的是高科技、创造力,因而通过高等教育提升学历层次,提升综合素养,总归是利大于弊。

只是,追求高学历的过程,得合理合规,这正是翟天临遭受非议的重要原因。翟天临以艺术生参加高考,2006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06级表演本科班,2013年取得北京电影学院硕士研究生学位,2014年考取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学专业博士研究生,目前已被北京大学录取为博士后科研流动站光华管理学院博士后研究人员,并将于2019年入职。如果他是一位纯粹、普通的科研人员,除了圈子里的人,也许不会受到太多关注,但作为一位名人,他的这种高学历行为受到关注很正常,不正常的是他获得博士学历的过程,的确存在很多值得追问的地方:

一是他并不符合博士毕业的论文条件。新京报记者查证了北京电影学院研究生院“博士学位申请条件”的文件,显示“凡我校录取的博士生,在校期间个人独立或与指导教师联合(本人担任第一或第二作者)在国内外公开出版的学术期刊上正式公开发表与本学科相关的至少2篇学术论文,其中应至少有1篇在中文核心期刊发表”,但翟天临的公开文章,两篇均发表于非国家认可的学术刊物。显然,发表的论文达不到学院的要求。

二是他的论文重复率偏高存在抄袭行为。新京报记者对他公开发表两篇论文中的一篇《白鹿原》进行了重复率监测,在2800余字的文章中,除去他已发表过的文献,有1646字的内容与他人发表内容一样,文字综合复制比为39.4%。一般学术论文20%重复率已经算高了,高质量的论文重复率最多只有5%左右,这样说,不仅他的论文不满足核心和国家正规刊物要求,还存在抄袭行为。其抄袭,已经被黄山学院外国语学院院长黄立华确认,其原始文章发表于2006年4月20日《黄山学院学报》,黄院长还呼吁“打假”。

三是全日制博士生读博期间拍摄多部电影与规定不符。全日制博士可以参加校外活动吗?其实是可以的,只是翟参与的活动太多了,难免让人有“读全日制博士行非全日制之实”的嫌疑。要知道,一般的全日制博士,第一年要上较多的专业课,第二年至第四年,是为毕业论文做准备的,没有课,学生只要与导师沟通好,就可以自由安排时间。据网友统计,四年间, 相当于在三年时间内,翟主演包括《白鹿原》《军师联盟》在内11部戏、参演7部戏,参加了24个代言、17个综艺。

这样多的戏份和综艺,耗费的时间自然多,撰写的博士论文,还有什么水平可言。普通博士的毕业论文有多难写,一般人压根想不到,就从很多博士毕业时,头发基本掉光,成“光头博士”就可知。引用一个普通博士网友的感言,“我资质平庸,当年读博时感觉被扒了层皮,憋论文时很痛苦,一条烟不到一周就造完了,最后还有好几个同学没有拿到学位,而我们所在的还只是非名校。”

四是北京大学录取其为博士后显然放低了标准。笔者查阅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博士后录取要求,其中有两项,一是研究专业/方向包括“增长模式与宏观经济、包容性金融、产业升级与行业研究、大数据研究、创新研究”,二是申请材料中有一项为“学术成果清单;两篇代表作全文”。且不看其他条件,单这两项,翟都不能满足。所以,人们心目中的学术圣殿北大,在录取翟一事上明显大幅度降低了标准。

当前,四川大学学术诚信与科学探索网,将翟天临纳入“学术不端案例”,可见一些高校也认为翟存在学术不端行为。从网友的舆论来看,当前对于该事件的观点主要有几个方面:一是呼吁有关部门进行严查;二是对北京电影学院和北大进行批判;三是呼吁撤销翟的博士学位;四是教育公平的底线不能破。五是往前追溯,质疑翟的高考成绩吹牛。翟当年数学成绩只有19分,文综几乎满分,意味着他语文和英语都要达到130分以上,超过山东文科状元(107分)。总体来说,认为这事关乎学术诚信与高校声誉,两所高校应该给出说法,教育部等部门应该加以查处。

当前,翟的这把火已经烧到背影表演学院院长黄辉身上。有网友爆料称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学院院长张辉(19636年生),离婚娶了他自己带过的2010级学生刘熙阳(1993年出生),年龄相差24岁!张辉还为小娇妻拍了一部电影《一纸婚约》,自导自演,小娇妻刘熙阳女主角,还请来了关晓彤、杨紫、张一山做配,这部豆瓣评分仅4分,但在中国和美国上映,票房惨淡,据悉该片成本由北京电影学院全资公司投资,张辉不用出钱。

在笔者看来,对翟天临的口诛笔伐,其实是在阶层固化时代,对于那些具有“马太效应”行为的质疑,对教育公平被打破,社会固化加剧的焦虑。教育是社会公平的底线,如果一些名人、上层阶级人士以非正当手段,轻易就能获得普通人一辈子也难以得到的机遇,如学历、权力、乃至金钱女色,那么机会公平、过程公平和结果公平就都将受到极大挑战,公平正义的社会价值观必然坍塌,普通人就该如何改善生存境遇。

其实,从演戏角度来说,翟今年刚满32周岁,刚过而立之年,只要耐得住心性,不断琢磨演技,有朝一日,迟早会有不错的发展。看到非常有潜质的演员被拉下神坛,人设崩塌,个人非常不忍心,但名人效应明显,一个社会的风清气正和公平正义,必须靠全体人民尤其是具有示范效应的人去带动,而且给予必要的惩处措施,才能“杀一儆百”,给大众更多的学业晋升机会和发展机会,缓解社会快速发展带来的贫富差距扩大的焦虑。

这也给那些社会名人一些启示:不要以为大众好糊弄,他们的流量钱好赚,他们挣钱并不容易,必须以真才实学和扎实的演技来创造更好的艺术作品,否则人们并不买账。

当前,因政府处于春节刚收假,高校处于未开学阶段,对于这一事件,恐怕还不能收到有关部门的及时回应,不过北影已经成立调查组,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官微发表声明,表示高度重视,根据博士培养高校调查结果予以相应处理。这事涉及到高校的博士毕业和博士后招生标准,也牵涉博导、研究生院等个人及部门,牵一发动全身,恐怕各部门还得权衡。

教育领域原本涉及多方利益,马虎不得。因而我们期待在适当的时机,有关高校和政府部门能够对该事件给予必要的反馈,以减轻事件对教育诚信、教育公平、阶层晋升与社会公正造成的负面影响,让大众少一些教育焦虑,多一些教育自信!

作者:肖纲领

相关阅读推荐:

精彩图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兴趣